快捷登录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 评说历史 # 龙蔚文:浅说乾隆皇帝一场讳莫如深的战事

1952 0 0 更多
天兵天将

2020-1-4 23:03:07 文化历史

+ 关注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湘西生活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浅说乾隆皇帝一场讳莫如深的战事
-------以乾嘉苗民起义清军饷银开支奏折为例
龙蔚文

乾嘉苗民大起义距今离我们已经有224年的时间了,起义从乾隆六十年(公元1795年 )正月十六日爆发,到嘉庆十一年(公元1806年)春季结束,历经十二个春秋。其中大规模的战事有两年多时间,即乾隆六十年到嘉庆二年春季,此后,起义军余部又持续斗争了九年时间,才被清朝政府镇压下去。

关于这场战事,乾隆皇帝一直讳莫如深,乃至极力想掩盖这场战事的真相。为什么这样说呢?众所周知,乾隆是中国历史上执政时间最久、年寿最高、文治武功超群的封建君主,在位六十年,又当了三年的太上皇,自述一生有“十全武功”,其中的原因令人费解、值得深思。


一、清军规模大,级别高、将帅如云,寻常罕见,有损乾隆皇帝“十全武功”的形象。

为了镇压乾嘉苗民起义,清朝政府前后调动了湖广总督(也叫两湖总督,辖湖南、湖北一带)、云贵总督(辖云南、贵州一带)、两江总督(辖江苏、江西、安徽一带)、四川总督(辖四川一带)四个大军区的总督;七个省(云南、贵州、四川、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的军队,十八万清兵的军事力量,对湘黔苗疆(大腊尔山区)这个弹丸之地进行残酷镇压。除了上面参战的这四个(军区)总督之外,当时,清朝在乾隆时期还设置了直隶总督(辖河北、天津一带)、闽浙总督(辖福建、浙江)、两广总督(辖广东、广西)、陕甘总督(辖陕西、甘肃一带)、漕运总督、西河总督和东河总督等八个总督,全国加起来共设置十一个总督,其中,漕运总督、西河总督和东河总督,只专门负责漕运和治水工作,不参与打仗。由此看出,参与镇压苗民起义的总督占清朝总督总数的三分之一。大家知道,清代总督,一般是正二品,加授兵部尚书,督察院右都御史衔者为从一品(副国级),另兼大学士衔者为正一品(正国级),辖一至三省。清代地方总督例兼兵部尚书,督察院右都御史,统管一省或两三省的军事、行政大权。清代这些总督相当于现在我们国家军队军改之前的大军区一样,总督的级别就是相当于这些大军区的总司令员。


二、清军对武陵苗疆战事,损兵折将、损失惨重,龙颜扫地、难以启齿、讳莫如深。

清政府为了镇压苗民起义,先后调动了六个军区总司令(总督),他们是福康安、和琳、孙士毅、毕沅、勒保、福宁,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响当当重量级的封疆大吏。然而其中就有四个死在苗疆战场上,而且主帅福康安和副帅和琳就殒命在凤凰战场上。按时间顺序来说,第一个死于苗疆战场的总督,是乾隆皇帝的私生子、云贵总督福康安。嘉庆元年(1796年)五月,福康安因瘴气泻肚而患病死于征苗前线,享年四十二岁。福康安是乾隆后期,才干最突出的将领,最受乾隆信赖和钟爱,并从乾隆四十五年起开始担任地方总督,为大清效命疆场二十余年之久。第二个是四川总督孙士毅,嘉庆元年(1796年)六月,在秀山征苗战场殒命于军前,终年七十六岁。第三个是四川总督和琳,是有着“和珅跌倒,嘉庆吃饱”之称的大贪官和珅的胞弟,嘉庆元年(1796年)八月,和琳染瘴成痢而卒于征苗军前,享年四十六岁。第四个是两江总督毕沅,战时调任湖广总督,奉乾隆之命坐镇湖南,驻辰州(今沅陵)负责全军总后勤,嘉庆二年(1797年)夏,因心力憔悴,疲劳过度而殒命于辰州军营,终年六十七岁。

此外,清朝政府,还有调动了八个提督(相当于军长)、三个将军(相当于中央警卫团正副长官,正副军级)、十二个正副侍卫(相当于副省长级干部)、十七个总兵(相当于师长)、十七个副将(相当于副师长),还有参将(相当于旅长)到千总(相当于副营长)等高、中级将官二、三百名。

在这场征苗的战事中,仅仅在短短的两年半时间里,包括清军主帅福康安、副帅和琳等四位军区司令员先后在苗疆陨命。这四个总督是乾隆晚年最得力的封疆大吏,其中以福康安最为年轻(42岁),在军事上最为突出。和琳、孙士毅、毕沅都为福康安转运过粮饷,然而在平苗战场上的关键时刻,这些重量级的人物一个个都战死在苗疆战场,对乾隆皇帝来说真的是个奇耻大辱,这也是乾隆极想掩盖这场战事的原因之一。

土家族著名学者盛天宁指出:清朝政府为了镇压乾嘉苗民起义,“在折损福康安、和琳两位大帅,提督彭廷栋,总督孙士毅,以及明安图、伊萨纳、彭凤尧、护军参领常山、头等侍卫塞灵顿、安龙总兵那丹珠、花连布以下直至参将、游击、都司、守备等数十名高中级军官战死或病死,大批千总、把总和近万士兵也葬身苗疆,但仍未能彻底镇压下湘黔边区的苗民起义,让其一直延续到嘉庆十年前后,这在清代乃至中国历代少数民族斗争史上,可以说都是极其少见的”。


三、战事持续时间久、国库空虚、开支浩繁,导致清廷走向衰落。

以上仅仅只是从清军军事层面简单叙述,本文下面着重从清军饷银开支进行剖析,来突出这场战事的巨大开支,一块弹丸之地的小苗疆,居然把清朝的财政收入给消耗掉了五分之一,这也是乾隆极想掩盖的真相之一。笔者试从清军总督福康安、和琳等人给乾隆和嘉庆皇帝的奏章里来进行分析。

查阅史料,我们知道乾隆各个时期的财政是不太一样的,乾隆初期国库充盈,后期国库不足。乾隆时一年的财政收入是六千万两白银,到了晚年的时候,国库基本所剩无几了。嘉庆皇帝继承皇位之后,国库只剩下一千多万银两,对比乾隆时期的六千万银两,这个数目差距太大。到了嘉庆晚年的时候,国库才有三千多万银两。清朝政府的国库几乎到了捉襟见底的地步,其中很大一部分就跟镇压苗民起义耗费巨大开支有直接的关系。我们不妨看看下面这些奏章:
(一)福康安奏请于山西等省拨银五十万两解川备用折(乾隆六十年三月十四日批)军录再,查四川藩库本有备贮军需银一百五十万两,前因廓尔喀军需支用,业已无存,现在报销,应准应驳,尚未办竣。此次派调官兵会剿黔楚苗匪,军火粮饷,不无需费。前经臣和琳札饬藩司暂动正项,接济无误。但本省应支各款,亦属繁多,未免不敷应用,合无仰肯圣恩,勑部查明附近四川之山西,豫,陕等省,酌拨银五十万两,讯解来川,以备支发,事竣核实报销。谨附折奏闻,伏乞睿鉴。谨奏。乾隆六十年三月初一日乾隆六十年三月十四日奉朱批:已有旨了。欽此。
(二)毕沅奏拟于江西河南两省拨银折乾隆六十年三月初八日批  军录湖广总督臣毕沅跪奏,为奏闻事。窃查湖南逆苗滋事,川黔劲旅以及南北两省之兵,四面云集,而镇筸在万山之中,距省甚远,径路崎岖。又有重湖之隔,沿途州县差史络绎,水陆两路,均需先期预备。一切军前要需,尤应陆续转运,以支接济。至永顺、乾州、泸溪等处难民,在在宜加抚恤,不使失所。臣查南北二省藩库存银两,本属无多。节准部咨,协拨邻省抵充本省兵饷,以及各营县供支征兵等项外,现存银两不敷应用。臣拟就近于江西省拨银四十万两解交湖南藩库,于河南省拨银四十万两解交湖北藩库,以备支用。帑项攸关,臣督率南北两藩司汪新、郑源瓙,严加撙节,不准例外浮费。俟平苗事竣,另外核报。     除一面咨明抚臣陈准、臣阿精阿星即委员解送外,谨会同臣惠龄,臣姜晟合词恭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谨奏。乾隆六十年闰二月二十八日乾隆六十年三月初八日奉朱批:好,知道了。钦此。
(三)福康安奏请拨解邻省饷银来黔以济军需折乾隆六十年五月二十一日批  军录臣福康安、臣冯光熊跪奏,为军需动用不敷、恭恳圣恩赏拨邻省饷银来黔,以资接济事。窃照黔、楚逆苗不法,经臣福康安、和琳等统领三省大兵痛勦,今贼势穷蹙,首逆自可不日就擒,功在迩。惟自军兴以来,凡调拨各路营屯官兵、乡勇等,支给盐粮及雇夫运送兵粮军火脚费、赈卹难民,并节次恩赏打仗出力军士,统计前后费用,已属浩繁,业经动拨黔省藩库备贮银三十万两,及铅本余租变价各款银三十余万,陆续支用。又经臣等将江西九江关协黔饷银五十万两。奏明就近截留济用外,现存军需银两无多,实不敷用。伏查本省司库现贮银款,系本年各厂工本运脚,并京楚运费俸禄饷等项,只供按年支销,此外并无闲款可以再为动拨。但目下正值军需吃紧之时,若不为早筹备,恐致临时掣肘。且将来查办善后,留防官兵,赈借难民复业籽本,一切用费尤多,事在急需,不得不仰肯皇上天恩,俯念军需紧要,待用孔迫,请于邻近之湖北、江西等省赏拨银一百万两,迅即解黔,以备接济动支。如军务即日告竣,存用余银,即可奏明留黔拨补已动之款,较为便捷。是否允协,臣等谨合词恭折会奏,伏乞皇上睿鉴,谨奏。乾隆六十年五月初十日。乾隆六十年五月二十一日奉朱批:即有旨。钦此。
(四)孙士毅等奏请饬拨军饷折乾隆六十年七月十七日批   军录臣孙士毅、和琳跪奏,为军饷不敷支放,仰肯圣恩俯赐饬拨,以资接济事。窃查逆苗不法,川省节次调派官兵,召集乡勇,分防要隘,合力进攻。所有安台设站,运送军火、军需粮饷等项,川省不分珍域,接续应付。数月以来,毫无贻误。惟是官兵乡勇人数较多,需费浩繁,兼有赈恤难民等事。计自军兴起至今,省局已拨银八十万两,其各官兵在省支领行装等项尚不在内。前经臣和琳奏拨银五十万两,业经豫省全数解到,除归还司库外,尚垫支银三、四十万两。川省司库存项无多,所有各官俸廉及各营兵饷,势难短缺。况凯旋在即,各官兵陆续回省,沿途支应较多,核之目下情形,实属不敷应用。现据军需局司道等廪请奏拨前来,合无吁肯圣滋,于邻近省分再赏拨银一百万两,以资协济。俾得储备宽余,于军务实有俾益。臣等谨恭折附报会奏,伏皇上睿鉴。谨奏。乾隆六十年七月初四日乾隆六十年七月七日奉旨:行在该部速议具奏。钦此。
(五)孙士毅等奏请续拨军饷折孙士毅、勒保、冯光熊跪奏,为黔川两省军饷不敷,仰恳圣恩赏拨,以资接济事。窃查大兵剿捕苗匪以来,一切动用军需,黔省请拨过银三百一十万两,川省请拨过银二五十万两,均经臣等先后奏明在案。兹查大营现又续调滇川两粤官兵二万有余,搜拿逆匪,即日各兵齐集,所需粮饷军火,未免较繁。此次军务本系黔、川、楚三省,不分畛域,通融趱运。现虽功届垂成,而大兵深入,一切自应宽为筹备。且将来善后章程内,如扶绥被难民苗,修理城垣塘汛等事,在在需银接济。除楚省军饷业经毕沅、姜晟奏请续拨外,黔川两省前拨饷银业已陆续动用,所存无几。军需紧要,未便稍形短饳,合无仰恳皇上天恩,再于附近省分赏拨黔川两省军饷银各二百万两,令各该省迅速委员管解前来,以资接济。臣等仍责成经手承办各员,诸归樽节,慎重妥为办理,务期实用实销,并随时严密稽查,断不使丝毫浮冒花销,致糜帑项。谨合词恭折具奏,伏祈皇上睿鉴,敕部施行。谨奏。嘉庆元年三月初九日。嘉庆元年三月二十五日奉朱批:即有旨。钦此。


以上只是摘录福康安、和琳等人给乾隆皇帝关于清军饷银开支的五篇奏章,通过这些奏章,我们不难看出,乾嘉苗民起义战事紧急和军费开支的巨大,从奏折中看出军费饷银开支牵涉范围之广,牵涉省份之多,实在令人咋舌和匪夷所思,这些军费饷银巨大开支的背后,除了数以万计湘黔边区苗族人民惨遭生灵涂炭、十室九空、哀鸿遍野、惨不忍睹之外,其直接后果是给清政府带来巨大的财政危机:

一、藩库掏空,涉及数省。清朝政府除动用中央国库一部分库银之外,绝大部分动用了十一个省的藩库钱粮,占了全国的一半以上。当时清朝在内地设置十八个省,号称“内地十八省”。所谓藩库,是指“清代布政司所属的钱粮储库。布政司掌管一省的民政、田赋、户籍,长官为布政吏,相当于现在的省财政厅厅长加民政厅厅长。藩库库银就是财政厅和民政厅的钱。用于一省的开支”。这十一个省是:广东、广西、湖南、湖北、四川、贵州、山西、河南、浙江,江苏、安徽。

二、战事开支浩繁、饷银不敷起解。俗话说:大炮一响,饷银万两;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透过福康安等人的奏章,我们可以看出,战事非常艰苦、非常吃紧,非常惨烈,开支非常巨大,每隔一两天,清军总督福康安等人就不得不给皇帝写一份奏章,要求拨付银两用于前线战事开支,而且数额与日俱增,成倍增加,“勑部查明附近四川之山西,豫,陕等省,酌拨银五十万两,讯解来川,以备支发”,饷银由最初的五十万两,到后来二百万两,“军需紧要,未便稍形短饳,合无仰恳皇上天恩,再于附近省分赏拨黔川两省军饷银各二百万两,令各该省迅速委员管解前来,以资接济”,但仍然是入不敷出,“惟是官兵乡勇人数较多,需费浩繁,兼有赈恤难民等事”,“节准部咨,协拨邻省抵充本省兵饷,以及各营县供支征兵等项外,现存银两不敷应用”,一边是战争的巨大开支和紧急,一边是各省藩库叫苦不迭,纷纷告急,无力支付。

三、滥赏饷银、财政饥馑。福康安在给乾隆《奏请拨解邻省饷银来黔以济军需折》说道:惟自军兴以来,凡调拨各路营屯官兵、乡勇等,支给盐粮及雇夫运送兵粮军火脚费、赈卹难民,并节次恩赏打仗出力军士,统计前后费用,已属浩繁”。按节次恩赏打仗出力军士,统计前后费用,已属浩繁。可以看出,福康安等人在这次战争中,滥赏军官和士兵银两无数次。据统计,从乾隆六十年二月到嘉庆元年十二月,福康安共赏给参战官兵二十三个月的钱粮,平均不到一个月就是一次。频繁的滥赏、频繁的恩赏、频繁的恩赐,导致在两年多主要战争中,湖南省就耗费银两七百五十万两,贵州省耗费银两五百万两,四川省耗费四百万两,总共耗费一千六百五十万两。“这种耗费,也大大超过了渡台之战和保卫西藏之战的支出,对国库本已十分空虚的清廷无异于雪上加霜,进一步扩大了全国性的财政饥馑”,造成了清朝政府巨大的财政危机。总之,我们通过对清军饷银开支的频繁奏折中,看到了战争的巨大消耗,财政的严重透支,命中注定,大清王朝由此走向一蹶不振,走向衰落。

结束语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乾嘉起义是我们苗族人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一道阴霾。我们牢记历史,就是要珍爱和平,倍感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只有在党的领导下,苗族人民才能真正安居乐业、兴旺发达、幸福安康。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0 收起 理由
wahaha + 20 震撼到我了!

查看全部评分

所有评论

跳转到指定楼层

你也来说些什么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凤凰生活网——凤凰县百姓网上生活家园! / /  © 2001-2020 凤凰生活网